SOMETHING THAT I WANNA SAY →
✢ 孩子氣夫夫 - 柾泰 & 醋罈子夫夫 - 旻洛                                 ✢ 腦洞很嚴重,注意慎入                                         ✢ 文章一律不定期更新                                          ✢ 所有文章一律不開放授權,也請別盜用任何圖片                              ✢ 歡迎留言、勾搭,謝謝喜愛這裡的文章的各位 ^^

畫作。

『國兒學弟:哥,一起去看個展覽吧?』

在接獲到來自同一學系、關係蠻親近的小學弟的邀請的時候,金泰亨幾乎不假思思索的答覆了對方,下課後便背著背包邁步走向相約好見面的地點,而對方早就在該處低頭刷著手機的等待著他。

「柾國啊。」

「啊,哥來了,走吧走吧。」

田柾國聞聲便從手機屏幕上移開了視線,抬眼看向前方,在看見是金泰亨的時候便收起了手機,邁上前有些急不及待的拉著對方朝著公車站的方向走去。

「怎麼這麼著急的?是要去哪兒看?很遠嗎?」

「嗯,有一點,是在比較僻靜的地方。」

被拉著走的金泰亨忍不住詢問了一句,田柾國聞言便回頭撇了金泰亨一眼,聲線清冷的回應了一句,當看見公交車來了的時候,便不禁加快了腳步,拉著金泰亨趕上了那台公交車。

「是什麼樣的展覽?」

「其實也算不上展覽,只是去參觀一下哥哥的工作畫室而已。」

「工作畫室?」

「嗯,他的畫室蠻大的,也劃分成幾個區域,而其中幾個是用來展出他的作品,開放給大家參觀的。」

「怎麼想到帶我來看這個?」

「只是覺得學長你會喜歡那裡而已。」

看著眼前笑得像兔子一樣的田柾國,金泰亨也忍不住跟著微笑了起來,並伸出手揉了揉對方的腦袋,田柾國也不閃躲,只是微笑著的看著對方,樣子乖巧得很。

「你哥哥的工作室也太大了吧 ....」

在抵達目的地並走進工作畫室裡後,金泰亨便忍不住感嘆了一聲,田柾國只是笑了笑,隨後便領著金泰亨在場館裡緩緩的逛著,一起欣賞著一幅又一幅的畫作。

「... Lycorisradiata?」

「好像是新的展區,進去看看吧。」

金泰亨的腳步在一個燈光比較昏暗的場館前方停了下來,撇了一眼立在旁邊的牌子後,有些疑惑的看向了身旁的田柾國,田柾國有些隨意的回應了一句,然後便抬手搭上了金泰亨的肩膀,微微用力的推著對方走進展區中。

在踏進展區的那一瞬間,金泰亨便已經被眼前的景色而驚豔得愣了神,正前方是一幅畫著數朵彼岸花的巨大畫作,而在旁邊兩則的水箱中都有著大小不一的彼岸花畫作,每一朵的彼岸花也翉翉如生的,讓人不禁有種已經置身於傳說中的地獄的感覺。

「.... 你哥哥也太厲害了 .....」

「是啊,我一直希望能夠成為像他那樣的畫師。」

過了好一陣子,金泰亨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開口感嘆了一句,田柾國聞言嘴角微微往上一勾,聲線變得溫柔的回應了一句,視線從前方的畫作上移開,看向了身旁的金泰亨。

「... 誒,那個房間是什麼?」

田柾國聞言臉上那淡淡的笑意還在,可雙眸的深處卻在瞬間閃過了一冷冽,正想開口回答金泰亨的提問,卻被從那房間裡走出來的人先一步回答了問題。

「那是阿洛的工作間。」

穿著黑色長款大衣的朴智旻緩緩的走到金泰亨他們兩人面前,聲線溫和、臉上也有著淡淡的笑意,身後跟著一名穿著同款、白色的大衣的冥洛,神色冰冷的沒有開口說話。

「哥。」

「帶朋友來參觀?」

「嗯,他叫金泰亨,跟我同一學系的。」

田柾國乖巧的喚了冥洛一聲,冥洛只是淡淡的撇了金泰亨一眼,聲線清冷的回應了一句,在聽見田柾國的介紹後,便朝著對方微微點了點頭。

「你帶著他隨意逛吧,規矩你也知道的。」

朴智旻抬手摟抱上冥洛的腰,向著田柾國拋下了一句話後,便和冥洛一起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田柾國見狀便也帶著金泰亨走向工作室的另一個區域繼續參觀。

「... 可以去你哥哥那工作間看看嗎?」

「哥哥不喜歡別人進他的工作間,時間也不早了,泰亨哥,我送你回家吧。」

聽見金泰亨的提問,田柾國的神色徹底變得淡漠下來,猜想到應該是觸碰到禁忌,金泰亨便也沒再多說什麼,只是跟隨著田柾國的腳步離開了工作室。

在那天後,金泰亨便會經常獨自一人坐車前往冥洛的工作室參觀,每次一待也會待上好幾個小時,就彷彿是著了魔似的,而今天也不例外,金泰亨在下課後便又出發前往到工作室了。

.... 今天好像只有他來參觀了 .... 也罷 ... 這樣更能仔細欣賞畫作 ....

金泰亨巡視了一圈工作室後,便邁步走向了展示著彼岸花畫作的區域,腳步停在左方的其中一個水箱前方,抬手隔著玻璃撫上了裡面的那朵彼岸花。

.... 到底是為什麼能把畫作這麼完美無暇的存於水中 ....?

金泰亨帶有疑惑的收回了手,轉身走向擺放在中央的那幅巨型畫作,再次仔細的欣賞起上面每一朵彼岸花,腦海裡卻漸漸浮現出越來越多的疑惑。

.... 到底是用了什麼樣的顏料才能讓畫的本身帶有香氣?而且總覺得 .... 這花的顏色好像又變深了一些 ....

在來了幾遍以後,金泰亨便已經察覺到這些彼岸花的顏色,每過一段日子便會加深了一些,現在由些已經由當初的鮮紅變成鄰近黑的暗紅,雖也豔麗卻也十分詭異。

.... 如果 ..... 看看工作間 .... 會找到答案嗎 ....?

金泰亨的視線再次看向了前方不遠處的那間正關著大門的房間,雙腳有些不由自主的朝著那個方向走了過去,站在大門前方思考了數秒後,便握上門把推門走進了房間。

.... 果然是畫師 .... 可是 ... 這些都是很常見的顏料 .... 畫紙也不是防水性質的 .....

當看見整個房間裡也擺著各式各樣的顏料、美術工具的時候,金泰亨便忍不住在心裡感嘆了一句,隨後便好奇的走上前研究著顏料和畫紙的材質,隨即便再次感到疑惑的歪了歪頭。

... 門 ....?還有一個房間 ...?

在餘光撇到角落處的那扇門的時候,金泰亨便放下了手上拿著的畫紙,邁步走向到那扇門的前方,再次猶豫了數秒後,才抬手握上門把推門而進,然而,這房間內的景象卻讓他倒吸了一口氣,徹底的僵在原地。

.... 這 .... 這到底是 .... 什麼 .....?

眼前的桌上擺放著一堆裝著深淺不一的紅色液體的瓶子,一旁那張銀鋼的長桌子上擺放一堆血內模糊、看不出來的本體的東西,而另一旁的牆壁上則掛著一塊塊還滴著白色油漆的布料,空氣中飄浮著那香料跟腥銹混合在一起的詭異味道,讓金泰亨有種要嘔吐的感覺。

然而下一刻,金泰亨只感覺到脖子間傳來了一陣刺痛,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便眼前一黑的昏倒過去了。

「田柾國,在十分內滾來你哥的工作室,給我搞定你的人。」

當金泰亨醒過來的時候,人便已經被牢牢的綁在房間裡那張銀鋼的長桌子上,動彈不得,嘴巴也被球狀的物體塞住,只能發出了一些很模糊的聲響,而原本擺放在這張桌上的東西早已被清理乾淨。

「上次帶你過來的時候,已經沒讓你進,為什麼你一點也學不乖的?」

「泰亨哥,你說,該以你的血作為顏料,還是以你的皮作為布料比較好呢?」

田柾國聲線冰冷的幽幽開了口,手上握著一把冰冷的手術刀,利用刀背在金泰亨的身上緩緩的遊走著,金泰亨驚恐的瞪大了雙眸,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田柾國,別再磨磨蹭蹭的,你哥差不多回來了。」

站在一旁默默觀看著的朴智旻在撇了一眼時間後,便有些不耐煩的開口提醒了一句,田柾國聞言便收回了手,把手術刀隨意的擺放到一旁後,便轉身拿起了擺放在背後的電擊棒。

「金泰亨,別害怕,因為,你會愛上這感覺的。」

田柾國俯身在金泰亨的耳邊吐出了一句話後,嘴角便微微往上一勾,隨即便面無表情的把電擊棒擺放在金泰亨的腦袋兩則,並開啟了電源,強大的電流一瞬間便輸進了金泰亨的腦袋裡。

金泰亨感到痛苦的緊皺起眉頭,嘴巴裡只發出了一些微弱的呻吟聲,被捆綁在身體兩側的雙手緊緊的揪住了褲子,過了一會兒後卻又慢慢的鬆開,金泰亨臉上也漸漸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

「金泰亨,歡迎隨我來到了地獄深淵。」

「這位美麗的小姐,一個人來看展覽嗎?不介意的話,一起吧?」

金泰亨邁著優雅的步伐緩緩靠近正站在某幅普通畫作前方的女生,聲線低沉溫和的開口詢問了一句,女生聞截便扭頭看向他,有些害羞的點了點頭。

看見對方答應了後,金泰亨便感到高興的微笑起來,隨後便跟隨在女生的身旁,陪著她一同觀看展覽,二人的腳步最終在那展出彼岸花的畫作的展區裡停了下來。

「這花好美 ...」

「嗯,這花雖美,卻也是通往地獄的不祥之花呢。」

「嗯?地獄?」

「這花,是彼岸啊 ....」

看著眼前那些豔麗的彼岸花,女生忍不住感嘆了一句,在聽見金泰亨的回答的時候,便不禁感到錯愕的扭頭看向了金泰亨,金泰亨聞言再次微微笑了起來,聲線低沉的回應了一句。

「... 不過啊 ... 你的皮膚真的好漂亮呢 ....」

「嗯?哪、哪有 .....」

金泰亨突然把臉靠向女生的眼前,低聲的感嘆了一句,看著眼前突然放大了的那張臉,還有耳邊傳來那讚嘆的說話,也讓女生瞬間羞紅了臉。

「真的很漂亮啊 .... 是作為布料的上等材料呢,你說是吧,國兒?」

金泰亨再次讚嘆了一句後便站直了身子,和女生拉開了距離,有些邪氣的笑著開了吐出了一句話,女生還沒來及反應過來金泰亨話裡的意思,便感覺得脖子一陣刺痛,隨即便昏倒在地板上。

「嗯,是呢。」

不知道何時出現在女生身後的田柾國,神色冷淡的掃了一眼女生,隨意的回應了一聲,看見女生昏倒過去後,金泰亨便邁步走上前摟抱上田柾國的手臂。

「國兒,給我獎勵。」

田柾國聞言不禁笑了笑,抬手輕輕掐上了金泰亨的下巴,微微側頭親吻了金泰亨的雙唇一下,隨即便放開了對方,把地上的女生扛起來後,便和金泰亨一起邁步走向冥洛的工作間裡。

「哥,我和泰亨給你找到畫紙了。」

小姐,你的皮膚很漂亮呢;

先生,你的血好像很香甜;

請問都能給我用來作畫嗎?

完。

 

博主的話:

 

如果有追縱小夜的專頁,應該也知道小夜最近是休息的狀態,

不過,有靈感和時間還是會寫的,但暫時不確定什麼時候會正式回歸。

謝謝大家的支持和等待。

 

YORU.TK 2017.06.28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RU.TK】화양연화

Yoru /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
  • 謝謝

    Yoru / 夜 於 2017/07/02 14:18 回覆

  • 幾田
  • 雖然明天段考但還是來看小夜的文了 好久沒來看了QQ 每次都可以給我好大的驚喜的感覺,一開始還以為會是甜餅但最後才發現不是XDD 但還是好喜歡❤ 超喜歡小夜的文了TTTT
  • 哈哈有沒有種被騙了的感覺?(不是
    謝謝喜歡小夜的文章(比心
    考試加油哦

    Yoru / 夜 於 2017/07/02 14: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