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THAT I WANNA SAY →
✢ 孩子氣夫夫 - 柾泰 & 醋罈子夫夫 - 旻洛                                  ✢ 腦洞很嚴重,注意慎入                                         ✢ 文章一律不定期更新                                          ✢ 所有文章一律不開放授權,也請別盜用任何圖片                              ✢ 歡迎留言、勾搭,謝謝喜愛這裡的文章的各位 ^^

因你而瘋。

「... 柾國啊,我們分手吧。」

在沉默了許久以後,金泰亨終於再也忍不住放下了手裡的杯子,率先打破了兩人之間的氣氛,聲線低沉的幽幽開了口。

對於金泰亨這突如其來的話語,田柾國楞住了一會兒才找回自己的聲音,聲線有些顫抖的開口詢問了一句。

「... 為 ... 什麼?」

「啊,我想我不需要解釋什麼了。」

當餘光撤到剛推門走進來的那名男子的時候,金泰亨便收回原本要向田柾國解釋的意思,意有所指的撇了那名男子一眼。

「... 你們在一起了。」

「嗯,你果然很聰明。」

田柾國順著金泰亨所指的方向看過去,打量了男子數秒後才收回了視線,金泰亨聞言也不否認,嘴角往上一勾回應了一句。

「挺可愛的,沒想到你還喜歡這類型。」

「我過說了,在遇見你以前,我一直是top的,是你一直以來也不相信而已。」

「那麼,既然你願意為了我而成為bottom,那說明我對你來說是不一樣的,不是?」

「可我現在喜歡的是他。」

對於田柾國的話語,金泰亨依舊帶有笑意的直視著他,聲線低沉的回答了一句後,便伸手扯過已經走到他身旁卻依舊在到處張望的男孩。

「我的小洛啊,我的人就在這兒,你還在找誰呢?」

「剛剛一直看不到你,這位是...?」

「我的學弟,田柾國。他叫冥洛,我戀人。」

冥洛有點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隨後便感到好奇的看向了田柾國,在聽見金泰亨的介紹的時候,冥洛的嘴角便微微往上一勾,甜美的笑著點了點頭。

「泰亨啊,電影快要開場了。」

「是哦?那柾國,我們先走咯。」

聽見冥洛的話語後,金泰亨便站了起來,向著田柾國拋下了一句話後,便摟抱上冥洛的腰邁步離開了咖啡廳。

看著兩人離開的背影,田柾國臉上的神色徹底變得陰冷下來,沉思了片刻以後,才從衣袋裡掏出了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壓低聲線的幽幽開了口。

「幫我個忙。」

『憑什麼?』

「就憑這事,跟一個叫冥洛的人有關係。」

『... 金泰亨 .. 是我 ... 求你別掛 ....』

『... 能見最後一面嗎?我要出國了!所以 ... 拜託了 ... 嗯?哥 ... 求你了 ....』

『... 嗯,就見一面,以後 ... 我不會再糾纏你了 ....』

「來了啊?等你很久了,我們不如去那邊吧。」

在看見金泰亨從不遠處走過來的時候,原本正慵懶的站著的田柾國便馬上站直了身子,邁步走向了金泰亨,然後伸手指向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廳。

「就在這裡吧,有什麼話快說,我約了阿洛。」

「你如果沒話要說,那我走了。」

金泰亨有些不耐煩的看著田柾國,時不時撇向手裡緊握著手機,眼看田柾國一直沉默著沒有要開口說話的打算,金泰亨拋下了一句話便轉身邁步離去。

「等等!我有話要說的!金泰亨!你等等!!」

眼看金泰亨一副沒聽見他的話語似的,一直往前走著的時候,田柾國便急步走上前並從衣袋裡拿出了一條手巾,然後從背後摀上了金泰亨的嘴巴和鼻子。

「.... 泰泰啊 ... 你這是要往哪兒走呢 ...?」

「這裡是哪裡?田柾國你放開我!!你綁著我幹嘛?!」

當金泰亨甦醒過來後發現自己被牢牢的綁在一張椅子上的時候,便感到慌亂的掙扎起來,田柾國聞言嘴角卻只是微微往上一勾,把手機遞到了金泰亨的眼前。

「這是 .... 什麼 ....?」

「哥好好看著吧 ... 呀!朴智旻!你在拍了嗎?」

對於接不來不可預測的情況,金泰亨的聲音也因為恐懼而變得有些顫抖起來,田柾國有些冷淡的回應了一句後,便向著手機屏幕詢問了一句。

「嗯哼。」

手機裡傳來了一把溫和的聲音,拍攝的角度和範圍亦隨即被調整好,身上滿佈被狠狠蹂躪過的狠跡、雙手被反綁在背後,身上只穿著一條內褲的冥洛亦出現在屏幕裡。

「你不是說會下手很輕的?」

『我認為我下手已經很輕了,至少他到現在還是清醒的啊。』

朴智旻的臉出現在屏幕裡,幽幽的吐出了一句話後,便走到冥洛的背後伸手掐住他的下巴,微微側過腦袋輕咬了一口冥洛的耳朵,冥洛感到厭惡的撇過頭閃躲開去。

「放了他!!田柾國,你的目標是我吧?!快放了冥洛!!」

「我的目標的確是哥啊,可那傢伙的目標,是冥洛啊 ....」

看著眼前冥洛的模樣,還有朴智旻對待冥洛的那些舉動,金泰亨的雙手因為憤怒而緊緊握成了拳頭,聲線低沉的朝著田柾國吼了出聲,田柾國聞言卻只是帶有笑意的回應了一句。

『對金泰亨說一句話吧,反正是最後一次見面了,不是嗎?』

『... 為 ... 什麼 ....?』

『哈?』

『.... 你為什麼 ... 要這樣 ... 對我 ....?』

朴智旻聲音低沉的吐出了一句話,當聽見了冥洛的詢問的時候,不禁有些反應不過的,低頭看向了身前的冥洛,冥洛聞言便扭頭看向後方的朴智旻,臉無表情、聲音淡漠的質問了一句。

朴智旻聞言先是楞了楞神,隨後嘴角便微微往上一勾,從褲子的口袋裡拿出了一把匕首,把匕首放到冥洛的脖子前方,聲線低沉的靠在冥洛的耳邊吐出了一話後,便緩慢而用力的劃了下去。

『因為 ... 我得不到的東西,別人也不可以得到。』

「啪!」

眼看朴智旻把冥洛解決掉後,田柾國便臉無表情的合上了手機,並把手機放回口袋裡,金泰亨不知道何時已經無聲的哭了起來,絲毫不禁相信眼前所看見的。

「.... 為 ... 什麼 ....?」

「因為他把你從我的身邊搶走了。」

「田柾國你瘋了!!!」

「是啊,我瘋了 ... 可是啊 ....」

金泰亨聲音顫抖著的質問著眼前的田柾國,田柾國卻只是神色平靜的回應著他,伸手拿過了一旁的匕首和毛巾,把匕首擦拭乾淨後,便利用毛巾摀上了金泰亨的嘴巴,匕首緩緩割開了他的脖子。

「... 讓我瘋了的,不正正是金泰亨你嗎 ....」

『金泰亨,好好睡一覺吧,你現在哪裡也去不了了。』

『金泰亨,你是我田柾國的,這輩子是,下輩子 .... 也是。』

完。

 

博主的話:

 

昨天摸魚的時候,突然想把之前寫過的某兩篇短篇改動一下,

有看過之前那兩篇的萌寶,應該也知道小夜之前的風格跟現在不怎麼一樣的(咦

 

最近上班時間還是一樣變來變去,所以趁中午有時間就先來更新了哦~

YORU.TK 2017.06.0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RU.TK】화양연화

Yoru /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J
  • 突然覺得文風稍微沒那麼黑暗
    主題還是很鮮明沒錯
    但好像這篇比較淡了一點
    有點像是細水長流的風格
    細細品味是很有味道的

    好我不知道我自己在講甚麼
    會不會結果我講的根本不是小夜想的XD
    這樣就很尷尬了XD
  • 哈哈 小夜其實不是說黑暗方面的比較啦
    而是剛開始寫文跟現在的文風不一樣

    Yoru / 夜 於 2017/06/08 15:0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