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METHING THAT I WANNA SAY →
✢ 孩子氣夫夫 - 柾泰 & 醋罈子夫夫 - 旻洛                                  ✢ 腦洞很嚴重,注意慎入                                         ✢ 文章一律不定期更新                                          ✢ 所有文章一律不開放授權,也請別盜用任何圖片                              ✢ 歡迎留言、勾搭,謝謝喜愛這裡的文章的各位 ^^

墜為妖的神。

「... 神明啊,求求您保護我們,讓這村子裡的都平安無事吧 ....」

一位慵懶的坐在一條巨龍上的黑髮男子,在聽見下方所傳來的話語的時候,便抬手拍了拍巨龍的身軀,巨龍瞬間便明白到男子的意思,停留在半空之中。

「... 這幾天風雨不斷的,再這樣下去洪水便要淹沒我們的村子了 .... 求求您了,保護我們這座村子 ....」

男子臉無表情的看著底下那些跪在那座整修得十分壯麗的神社前的人群,村民在神社前方跪拜了一陣子過後,便放下手裡的祭品,冒著風雨的紛紛走回村子裡。

「... 要回去了嗎?。」

「嗯。」

眼看村民都離開過後,巨龍才開口詢問了一句,男子只隨意的回應了一聲,正當想要從神社那邊收回視線的時候,卻又因餘光撇到一抹粉色的身影從神社裡邁步出來而止住了舉動。

「慢著。」

男子低聲的開了口,視線卻認真打量著剛從神社裡走出來的那個男子,若有所思的微微瞇起了雙眸,數秒後便抬手拍了拍巨龍,示意巨龍飛到底下。

巨龍隨即便朝著神社的方向飛過去,在快要抵達的時候便幻化成了像一彎新月似的東西,飄浮在男子的背後,男子邁著慵懶的步伐走近對方,壓低了聲線的幽幽開了口。

「... 冥洛,那些不過都是骯髒又殘忍的生物罷了,你根本無須為他們費任何心思的。」

冥洛聞言便從地上的那些祭品收回視線,神色淡漠的撇了一眼男子後,便轉過身再次走進神社裡,得不到無何回應的男子也不介意,自顧自的跟了進去。

「你只是一個風神,根本就無法抵禦洪水。」

「他們冒著狂風暴雨的來這裡求我,我豈能見死不救?」

「人類是骯髒自私的,當你失去了利用價值的時候,他們便會把你視作垃圾一般把你丟棄的。」

「夠了!我不知道你為什麼對人類如此有敵意,可是,幫不幫他們是我的事情,請你回去吧,朴智旻。」

「你終有一天,會後悔的。」

冥洛有些激動的反駁了朴智旻的話語,朴智旻聞言雙眸的深處裡閃過了一絲悲傷,沉默了數秒後才低聲拋下了一句話,隨後便轉身離開了神社,身影在叢林裡消失得無影無蹤。

「... 不知道荒先生大駕光臨吾的閻王殿,是所謂何事呢?」

原本正在批閱公文的金泰亨在感覺到有人走進閻王殿的時候,筆尖便停頓下來,抬眼看向大門,在看見是朴智旻的時候,便乾脆放下了手裡的毛筆,有些恭敬的開了口。

「一目連守著的那座村子,快要被洪水淹沒。」

「這事吾也有聽說,洪水來襲並非毫無原因,這都是那座村子裡的人犯下的罪孽罷了。」

「讓洪水改道,閻魔,我知道你這樣的能力。」

金泰亨聞言不禁感到有些錯愕的楞了楞神,隨後便若有所思的看著朴智旻,眼看朴智旻的神色認真,一點也沒開玩笑的樣子的時候,便感到更加錯愕的。

「那些可都是你憎恨著的人類,現在讓吾幫忙的原因,是什麼?」

「不幫忙,我今天就拆了你的冥界。」

「不是吾不想幫忙,而是一目連已去求了荒川之主,一切已成定局。」

聽見朴智旻的威脅,金泰亨便感到頭疼的抬手揉了揉眉心,隨後便幽幽的道出了事實,並抬手一揮在一旁幻化出此刻荒川之主那邊的情景。

當看見影像裡的冥洛握著一把利刃刺進了自己的一邊眼睛的時候,朴智旻的心不禁頓了一拍,四周變得一片寂靜,在回過神來的時候便頭也不回的跑離開閻王殿。

...... 一目連這笨蛋 ......!!!!!

看著朴智旻那驚惶失措的背影,金泰亨若有所思的微微瞇起了眼睛,手指在辦公桌上輕輕的敲打,數秒後嘴角便微微往上勾了勾。

..... 這個荒 .... 竟然對一目連那冷冰冰的傢伙對了情 ... 有意思 ....

朴智旻離開了閰王殿後便馬上趕往了屬於一目連的神社,果不其然那區域的暴風雨已經停了下來,而冥洛則臉色蒼白的坐在床邊,緊抿著嘴巴,忍耐著劇痛處理著一邊眼睛的傷。

「... 值得嗎?」

走到冥洛的身旁後,朴智旻便低聲的幽幽開了口,冥洛聞言並沒有回答,朴智旻見狀便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伸手從冥洛手裡奪過了繃帶,小心翼翼的替對方包紮起來。

接下來的日子,朴智旻便也住在神社裡,默默的照顧著失去了一隻眼睛的冥洛,隨著冥洛眼睛的傷口漸漸癒合起來,神社卻也漸漸落滿了灰塵,原本的壯麗最終變成了荒無。

「... 朴智旻,你為什麼那麼憎恨人類?」

閉著雙眸靠在床上休息著的朴智旻,在聽見已經許久沒有開口說話的冥洛說話了時候,便猛然的睜開了雙眸,抬眼看向正站在神社門前的冥洛,沉默了片刻後才幽幽的開了口。

「我跟你說一個故事吧,很久以前在海邊的一座村莊飽受海嘯的侵襲,但由於整座村子的人也依海為生,因此都不願搬離海邊,於是他們便祈求神明,保佑他們平安,後來,神明賜了他們一個有著預知能力的孩子。」

「這孩子指導著村子中的人避開了災禍,而村子中的人們也十分尊敬他,然而後來有一次,預言出錯了,大家當時也只是笑了笑,並沒有責怪他,但慢慢地,責怪也開始了,這孩子的身上也漸漸遍佈了傷痕,害怕受到懲罰的孩子哭著預知一切,預言卻只是越來越不準確。」

「最終,有人提出放棄他,把他獻給海神以平息災禍,最初人們都紛紛反對,認為這樣太殘忍了,但慢慢的反對的人便越來越少,到了最後所有人都同意了。」

「這個孩子最終帶著渾身的傷布,在全村人的注視下,一邊嗚咽著一邊走向無邊的夜色裡,走進冰冷的浪潮中。」

朴智旻說到這裡便停頓了下來,臉上的神色一如既往的平靜,然而冥洛卻還是捕捉到他雙眸深處那一閃而逝的悲傷,直到此刻他終於明白朴智旻這麼憎恨人類的原因。

「... 那,那村子的人呢?」

「冥洛,褻瀆了神的恩惠,可是要付出相等的代價的。」

朴智旻幽幽的吐出了一句話,冥洛聞言先是楞了楞神,隨後便微微垂下了腦袋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許久以後,才再次抬眼對上朴智旻的雙眸,輕聲的開了口。

「朴智旻,帶我離開這裡吧。」

「... 什麼?」

「讓我隨你離開吧。」

「冥洛,你想清楚了?我可是妖怪。」

「我知道,反正,我也已經再沒資格當神明了。」

「冥洛,你後悔嗎?用一隻眼睛換取他們的平安。」

「會後悔的,不會是我,不是嗎?」

「嗯,褻瀆了神的恩惠,可是要付出相等的代價的。」

完。

 

博主的話:

 

荒 x 一目連。

留言有空再一起回覆(逃

 

YORU.TK 2017.05.25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YORU.TK】화양연화

Yoru / 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J
  • 一目連真的是用心良苦啊
    這樣犧牲
    荒感覺就是自身經歷來著

    人的不自知真的很可怕
  • 一目連是太善良了。
    荒說的遷是他的經歷哦~

    人有時候比妖怪還要可怕

    Yoru / 夜 於 2017/05/28 13:43 回覆

  • CHUN_3.9
  • 看小夜寫陰陽師的角色 我也想來寫XD
    想寫青行燈配閻魔OR一目連配小鹿男
    紅葉配神樂也不錯
  • 可以試試看哦~

    Yoru / 夜 於 2017/06/02 13: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